|
[field:title/]

梦 |(五)望眼云烟

主页旅游资讯文化故事

梦 |(五)望眼云烟





不知不觉中,我们已经在熹园里走了一路了,湖心亭上,琴不经意间停止了,只见那抚琴少女正在将琴收入亭中。
那后来沈泉和吴言墨怎么样了?我询问身旁的向导小姑娘。
她抬头看了眼不远处流动得乌云说,要变天了,如果你不想淋湿得话,咋们先进屋吧。​
 
沈父带着沈泉对他们拾来的石头作初步的设计打磨,沈泉对着石头小心翼翼地敲打着,将石料凿成一定形状,然后用水砂细磨成砚坯,汗水从他的脸颊旁缓缓流下,一个不经意间滴落下来,滴落到石头上,溅起了肉眼无法看到的小水珠。
沈泉看似心无旁骛地作歙砚,但是心中还是不由分说地会想起那晚星江河旁,父亲和吴言墨的对话。“父亲和言墨到底交谈了什么”,随着凿子一下下凿落在石头上,这个问题也敲打着沈泉的内心一遍又一遍。。。
沈泉今日是独自着手制作一块歙砚,他的父亲则用另一块砚石开始制坯。
本来以往都是父子二人合力做同一方砚台,但这次离上贡的时间太迫近了,为能按时完成,他们才分别制作。
行将一半,沈泉所作之歙砚已初见成型,沈父说道:“小子,你现在手法越来越精湛了,就是不知道做出来的成品是否有上乘之品相。”
沈泉默不作声,只是安静的端详着自己所作,心想即使做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?终将成为朝廷上官员争宠的败腐之物,一旦失去了本质,又有什么意义呢。
沈父看到沈泉的样子,叫了声他,让他去洗下砚台,而沈泉还是没有应答,只是默默端着砚台走了出去。
见状喊道:”你这是要拿去哪里洗?“ 沈泉出门后径直走向了星江河畔的河埠头。
 
星江河,是陪伴沈泉长大的母亲河,沈泉用她洗涤自己的砚台的时候,不免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河边嬉戏的时光,可惜时光荏苒,昔日的小伙伴不是远走他乡或者以是英年早逝,不胜让人唏嘘。
此间有一人悄然站到了沈泉边上,他起身抬头时才忽觉有一人在身边站着,他们对视了一眼,她有一双动人的双眼,眼神中略带一丝迟疑和感伤,沈泉突然间反应过来是吴家小姐言墨。
沈泉望着言墨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言语。
二人相视,言墨先开口说道:“莫不是在此地洗涤砚台?沈泉微微点了点头,像是个未成年孩子初次行成人礼般羞涩,平时一贯爽朗的他也竟无法安然若素。
“如果我们不是以这种情形,这个地方相遇,又会是怎样呢?“言墨往前更走了些许,望着星江河的远方低声自语了一句。
而她的眼神中此时不是感伤,而是一份坚定!

来源:微信公众平台 | 作者:烤麸曼 | 次阅读



文化故事 >>
网红美宿
票旅出行
推荐游览More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