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[field:title/]

文 | 故园何日归:茶与朱子理学

主页旅游资讯文化故事

文 | 故园何日归:茶与朱子理学





故园何日归
(四)
泥炉,炭火,铜壶,山泉,团茶,执壶,以及建盏或者汤瓯,称得上是宋代文人煮茶品茗极致的雅趣了。
如果,我们穿越时间的河流,去晥浙赣交界的婺源寻找绿茶的根,最早把它载记于文字的应是陆羽的《茶经》,那么,我们再去细细品味婺源绿茶在历史文化中的一缕清香,影响深远的莫过于朱熹了。
婺源是茶院朱氏的发源地,朱熹是茶院朱氏九世孙,他生前认定唐天佑年间(904-907年)率兵防戍婺源,制置于茶院的先祖朱瑰为婺源茶院朱氏的开基始祖,不仅倡导修编《婺源茶院朱氏世谱》,还亲自撰写了谱序。
在婺源县城南朱熹家祖居左侧,现在还存有一口“虹井”,相传朱熹父亲出生时,井中气吐如虹,而在朱熹出生时,井中却紫气如云。
如果朱熹一生不是嗜茶爱茶之人,他晚年怎会自称“茶仙”呢?常常,赋诗题匾还以“茶仙朱熹”署名落款。而在家乡的题跋、题匾,分别落款“邑人朱熹”“里人朱熹”“吴徽朱熹”。他从福建回家乡婺源扫墓时,他不仅把武夷岩茶苗带回家,在祖居庭院植上十多株,还把老屋更名为“茶院”。在当时,茶院有两种功用:一是专事某种茶务的地方;二是设茶供饮的地方。朱熹故园茶院,当属后者。
况且,在久远的年月,人们就把茶分了两种境界:一是日常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“茶”;二呢,便是逸致的琴棋书画诗酒茶的“茶”了。
南宋绍兴十九年,即1149年,朱熹在家乡扫墓期间,与门人出游蚺城城墙下,看见石罅间有泉水淙淙涌出,清冽无比,觉得自己作为当朝进士,以后为官一定要像这泓清泉,“颠波不失志,贫贱亦清廉”。欣喜之余,就汲水煮茶品茗,并挥笔为清泉题名“廉泉”,门人则为此立石刻碑于泉旁。时光荏苒,在清康熙五年(1666)的一天,“廉泉”碑移至文庙正殿左侧,嵌入墙中供人瞻仰。
值得我们久久回味的是,朱熹赋予了一壶茶煮饮之外的意义,他借品茶喻求学之道,通过饮茶阐明“理而后和”的大道理——“物之甘者:吃过而酸,苦者吃过即甘。茶本苦物,吃过即甘。问:‘此理何如?’曰:‘也是一个道理,如始于忧勤,终于逸乐,理而后和。’盖理本天下至严,行之各得其分:则至和。”(《朱子语类·杂说》)朱熹认为学习过程中要狠下工夫,苦而后甘,始能乐在其中。还有,宋代煎茶仍然沿袭唐代遗风,在茶叶中掺杂姜葱椒盐之类同煎,犹如大杂烩而妨茶味。朱熹故而对学生说,治学有如这盏茶,“一味是茶,便是真才,有些别的味道,便是事物夹杂了。”(语出《朱子经类》)。朱熹巧妙地运用这一比喻,既通俗易懂又妙趣横生……想想也是,中国茶文化的核心,离不开一个“和”字。“理而后和”,朱熹以茶论道传理学,他把茶视为中和清明的象征,“以茶修德,以茶明伦,以茶寓理,不重虚华”,只有爱茶思茶的人,才会有这样精辟的阐述。朱子理学倡导自我修养,而茶,无疑是提升修养的最好伴侣。
显然,一壶茶是日常的,而从一壶日常的茶中能够明出这么多事理,却不是常人可以达到的。
谁也不会想到,一壶茶氤氲的清香如此经久。从南宋以来,特别是明代以后,婺源因是“文公阙里”,儒学盛行,文风鼎盛。婺源人奉行朱子《家训》《家礼》,礼仪甚严,民风淳朴,作为待人的茶礼就更为讲究了。茶与朱子理学一样,不仅滋养着婺源人的生活,还滋养、提升着婺源人的心灵与精神境界。

 

作者:洪忠佩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三届高研班学员。发表散文、小说等三百多万字。作品散见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青年文学》《北京文学》《散文》等,先后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、作家出版社、百花文艺出版社等多种选本,出版散文集《影像·记忆》《婺源的桥》《松风煮茗》、长篇小说《见素抱朴》等多部。


来源:江西学习平台 | 作者:洪忠佩 | 次阅读



文化故事 >>
网红美宿
票旅出行
推荐游览More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