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
[field:title/]

文 | 故园何日归:文化的回归

主页旅游资讯文化故事

文 | 故园何日归:文化的回归





故园何日归
其实,在朱熹的心中一直有个念想,那就是想再回婺源去看一看亲手栽植的杉树,以及那荒字一号的祖居,这是一位老人流淌在血液里的渴望。
往往,执念越深,心情越迫切。
然而,朱熹迈入古稀之年,命运与身体都在走下坡路。没承想,他多次辞官不成,却先后遭到弹劾——来自朝廷的诬陷,成了他生活中藏匿的刀光剑影,还有足疾、眼疾的困扰,直到辞世都未能实现还乡的心愿。
秋夜的风,开始有了萧瑟之意。当一轮皓月从星江河畔升起,人们仿佛看到一颗流星划过天际,最后还是陨落了。待人们缓过神来才发现,朱熹是以一首《对月思故山》的吟唱,把时光压缩,让千里变为咫尺,让天涯成为比邻,留给后世一个穿越时空的怀想。
而这样的怀想与思乡之情,我们能不为之动容吗?
在儒家经典史书《左传》中,“立德、立功、立言”是衡量人生为人处世的最高标准。而朱熹是一直处于这样的标准线上。想想,朱熹从初入仕途“敦礼义、厚风俗、劾吏奸、恤民隐”的治县之法,到后来的重建白鹿洞书院、岳麓书院,以及体察民情、赈灾、治学勤政等等,可谓“正直有为”。“熹登第五十年,仕于外者仅九考。立朝才四十日。”也就是说,《宋史》中所记朱熹进士及第的五十年中,只做了五年的地方官,而进入朝堂为官只有四十日,几乎毕生的精力都用在了著书立说上。再去翻开中国的儒学史,朱熹在理学的作用和影响力只次于孔子,他在《四库全书》中留下了《四书章句集注》《易学启蒙》《楚辞集注》等40部心灵密码。朱熹传奇的一生,以及创造性地传承发展的“程朱理学”,想必是他留给世界文化史的一个东方神话吧。
“婺学自宋迄今有兴无替。紫阳振铎,钟鼓管弦之声未息也”。“十家之村,不废诵读”。在久远的年月里,婺源“山间茅屋书声响,放下扁担考一场”,秉承诗书传家,离不开一代代婺源人对朱子理学的崇尚,离不开朱子门徒对理学的传播。“读朱子之书,秉朱子之教,执朱子之礼”,仅仅是一代代婺源人的生活信条和文化情结吗?
在许多场合,人们称朱熹为紫阳先生。而婺源紫阳书院呢,可以称得上是朱子故里传播理学的“圣坛”……如今在紫阳书院,乃至紫阳公园,让学童“破蒙”,举行“开笔礼”,仍然在承继着。一个个参加研学的学童身着汉服,敬拜圣人、正衣冠、朱砂开智、击鼓明智、启蒙描红、齐诵《朱子家训》——“君之所贵者,仁也。臣之所贵者,忠也。父之所贵者,慈也。子之所贵者,孝也……”倘若程颢、程颐、朱熹三位先贤在紫阳书院的神龛上有知,他们听到学童们铿锵有韵的诵读,应会感到欣慰吧。对这样的诵读,是否能够归结为来自天南地北的学生一种集体发声,抑或是一种向着优秀传统文化的回归呢?
“沉沉新秋夜,凉月满荆扉。露泫凝余彩,川明澄素晖。中林竹树映,疏星河汉稀。此夕情无限,故园何日归?”尽管朱熹面对的是秋夜的星月,却无法隐藏一位羁旅思乡老人心中的孤苦无依,他仰望夜空零零散散的星星,掖了掖身上的深衣,一字一句地吟下了《对月思故山》。
淅淅沥沥,一番秋雨一番凉。无休无止的冷雨,飘向朱熹踽踽独行的路上,等于一点一滴地落在了老人漂泊而孤独的心上。偏偏,没有人去关注这一场秋雨还会落多久。
“此夕情无限,故园何日归?”是的,相信只要时光不老,总会有归期。
 
作者:洪忠佩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三届高研班学员。发表散文、小说等三百多万字。作品散见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青年文学》《北京文学》《散文》等,先后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、作家出版社、百花文艺出版社等多种选本,出版散文集《影像·记忆》《婺源的桥》《松风煮茗》、长篇小说《见素抱朴》等多部。


来源:江西学习平台 | 作者:洪忠佩 | 次阅读



文化故事 >>
网红美宿
票旅出行
推荐游览More >>